访问手机网站 全国咨询热线:4006-300-521 联系我们

分享至: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贵州 > 独立信息 > 名师指导

{申论热点}贵州公务员申论热点:摊牌精神病指标

时间:2014-01-22 17:33:16  来源:  作者:

  【背景链接】

  10月11日据报道,在河南郑州,各个社区的基层医护人员被要求筛查本辖区内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,人数不低于辖区人口总数的 2‰。在1000个人中至少找到2个重性精神病,这一任务被纳入卫生部门对社区医院的考评中,完不成会被扣分和督导,这让不少基层医务人员感到压力山大。摊派“精神病指标”,更让公众感到错愕。

  【标准表述】

  [综合分析]

  关爱精神病患者,为了医治和防止引发社会问题,预先掌握相关信息,以更好地管理和服务,其初衷不乏善意。但在实施过程中,却由于“指标考核”这一错误做法,把好经念歪了、好事办坏了,个中症结,值得深思。

  首先,“一刀切”的量化指标,严重脱离社会现实。重性精神病患者,绝不可能按照人口2‰平均分布,具体数字是多少,得通过扎实调查、科学诊断、客观统计来确定,而不能拍脑袋、想当然。凭一纸文件说多少就多少,到处都是一个标准衡量,这无疑是一种典型的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作风。

  其次,硬性指标带来执行问题。更重要的是,硬性指标产生的考核压力,传导到医务人员身上,带来种种执行问题,侵害了患者和公民的合法权益。在郑州,按照2‰的标准,许多社区根本完不成筛查任务。为了凑人数过关,一些医务人员不惜将没病的查成有病,将轻度的说成是重度的。为了完成“精神病指标”,竟然硬生生逼出了“被精神病”的悖谬结果,这必然给公民权益带来伤害。

  最后,此举有违相关法律法规。根据新的《精神卫生法》,患者自愿、患者权利至上等原则体现于各个条款,精神障碍患者的人格尊严、人身和财产安全不受侵犯,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歧视、侮辱、虐待精神障碍患者。郑州的卫生部门通过行政方式,摊派“精神病指标”,调动人力资源强行干预患者生活,不仅没有依法办事,更是与法律精神和规定背道而驰。

  [启示]

  类似“精神病指标摊派”一样的行为,一般情况下都是行政指令,多是一纸红头文件的规定,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这里面,民意的成分甚少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因为无论是计生指标还是精神病指标,在决策之前,都没有征求民意的环节,只是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,为了自己的“政绩”,便异化地执行一些规定,让一些有良善初衷的规定变得面目全非。当摊派这样的行为没有民意基础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便是权力的独角戏了。

  [措施]

  对此,我们建议:

  一方面,厘清权力边界。在指标摊派这些事上,我们必须再次厘清权力的边界,毕竟,权力是不能恣意妄为的,而应恪守自己的本职。什么事情是权力能办的,应该办的;哪些事情又是权力不能办的,不该办的。这些应该有一个最起码的准则,即权力之手能够伸出的范围必须明确,不然,摊派一般的行为,还会继续发生,因为摊派虽然没有什么程序正义可言,但仍是很有效率的一种做法。只是,没有程序正义的摊派行为,让每个人都胆战心惊,因为谁都不知道,自己会不会沦为不幸的受害者。

  另一方面,创新管理方式,为精神病患者提供更为人性化的公共服务。按文件不按法律,权力盖过了权利,说明在一些管理者意识深处,法治观念依然匮乏,管制思维依然顽固。不清除这些观念障碍,精神病患者的管理就会陷入“要数不要人”的歧途。取消“精神病指标”固然容易,但如何转变管理思路,创新管理方式,为精神病患者提供更为人性化的公共服务,显然还有许多问题需要破解。从更大层面看,全国各地将重性精神病患者的管理治疗纳入基层疾控体系,需要有效对接和充分融入,为患者编织充满尊重、理解、关爱的权益网络。这不只是郑州一地的乱象,也不仅仅是卫生系统面临的难题,而是一个牵涉面甚广的社会课题。
 

关键字:贵州公务员申论热点:摊牌精神病指标,贵州公务员,贵州省公务员,公务员考试,公务员
 
热点关注
  • 笔试课表
  • 面试课表
  • 行测
  • 申论
  • 面试